[#1][ELProject:时间之泪] —— 尘土

昏暗牢房里,肆虐的狂风呼啸掠过。呼呼作响,活像这里长着爱好的鬼魂似的。

墙沿的几根茅草摆动了几下。最后都随着风一同朝向一方。仿佛随时会被折断。

这座坐落在山沟的监狱荒废了许久,破壁残垣到处可见。阻挡不住山里阴风的涌入。自从停用闲置以来到至今13年前关押了一位特殊犯人,已经过去了66年。

这名特殊犯人被关押至今,于6号牢室。

啪嗒...啪嗒...身穿黑色宽料衣物的狱警陪同着审讯员登上楼梯,向6号牢室缓慢前进着。

今年是13年来,这里的人第一次直接面对她的日子。都怀着激动的心情去看看这个关押了13年的特殊犯人究竟特殊在哪。

昏黄年久失修的钠灯一闪一闪,让人感觉随时会灭。伴着风的经过,这些被电线挂着的钠灯有节奏地 灭——摇——亮——摇——

两个人就这么走着。耳边突然出现了滴水的声音。

这绝不是随着距牢房越来越近慢慢淡入的,是实实在在突然出现的。

空气中弥漫开一股铁锈味。

“老王?”审讯员开了口“这地方...”她终于忍不住了,搓着手。

“六十多年了,这灯能亮就不错了,本来也没多少人。”狱警观察者周围回复道。

两个人紧绷着神经继续前进着,原本那点激动与兴奋早已化为恐惧。

不中用的钠灯早已没多少光亮。

————————

嘎吱——狱警感觉脚下踩到了什么,

“张,手电。”手电的光束照下,却仍没使狱警看清踩到的到底是什么。

两人蹲下身

“这是...骨头...”狱警看着被自己踩在脚下的白骨,脖子上突然生了层寒意...

滴...狱警轰的一下拉住审讯员的手腕后跳起身。

并没有谁拿着刀贴着他的脖子,只是破损屋顶上一滴一滴滴下的铁锈水...

审讯员看着狱警后脖颈上泛起的一大片红,害怕得捂着嘴。

“铁锈水,没事。”他仍观察着屋顶上的破洞。

咚———— 屋顶上破洞中掉下了大片大片碎土粒。狱警把手放在腰部别着的枪上。

“房顶!”

碰——碰——碰—— 枪口冒着白烟,子弹划破空气嗡嗡作响。

迟迟没有打出第四枪,(可能嫌4不吉利)可能弹夹中只有三颗子弹。

房顶上的破洞又被子弹给贯穿了一次,掉下了许多石灰渣子。

和一只被子弹贯穿了三个洞的...老鼠。

它的身上没有血,掉在地上时脸上还挂着本应出现在人脸上的奸笑(像是在庆幸他不是维德)。

——————

紧绷着的欲断琴弦一样,两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啧...”狱警忍不住了,抬起脚跺在了它的头上,一脚跺崩它的脑壳,它却化成了尘土...

“.....”狱警沉默着,看着一旁傻了的审讯员。

“以前你可不是这样。走吧。”把枪别了回去。

——————

“自从66年前一个杀人犯闹出点事后,这就和闹了鬼似的。”狱警低下头叹气,“走吧,签了协议的,在这不死回去也得死。”

.....

审讯员没有回应,灯光照着的她的身影...她一拐一拐的...

啪嗒啪嗒....

终于到了,6号牢室。

审讯员的瞳孔扩张得和猫一样....

门是开着的...探望里面像是无限延伸,杵进了黑暗...

审讯员浑身发着抖,捂着头蜷缩在墙根,脸色煞白。

“报告,门是开着的。”狱警掏出对讲机,压低了声音。转过身不去看审讯员的样子,心理迫使。

“开着的?老顾,过来。”对方却并不怎么着急。

“进去。”传来了女性的声音,冷冰冰的。。。

“进去?可是.”

被打断了

“可是?想想你签的协议,你是在违抗上级命令!进去!”

狱警心中燃起一团怒火,几度想要骂过去。

滴答...滴答...水慢慢地滴落着。

“收到。”

关上了对讲机,折断了天线。

“md,真是自己吓自己,在这三年了都。”

他看着自己的手,想起了他的前辈对他说的话

“王戥啊,这人啊一只脚踏入了某些事情后,再想收回可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看来今天是我的大喜之日啊,”王戥自言自语着“人生中能碰到几次这样的事。”叹了口气。

若是有人在他身边,那么那个人一定会认为王戥被吓疯了。

但是...他身边空无一人...

“老张?”他目光移向墙边审讯员蹲着的地方...

除了通向门内的血迹...这里什么也没有...

王戥的心跳加快,6号室内传出了撞击铁桶的声音。

王戥毫不犹豫,端起手枪、取弹夹、填弹、上膛流畅自然,无一丝多余动作与停顿。

一股脑冲了进去,咚——当——一路狂奔,撞倒了许多高大物体

“为什么...她今天怎么回事....”

王戥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不能相信这个世界拥有灵异事物。

王戥不该这样鲁莽行事,他的小腿骨撞到了钢管,跌倒了 呲着牙 捂着腿

“真该死!”他的腿骨折了。

但他又站起身不管不顾了,拼命地跑着。 呼哧——呼哧——他现在只想救人。

在狱警和审讯员之前,他们是曾经共同出生入死过的军人,是曾经的战友。

两分钟后在拐角处终于有一闪一闪的白色亮光,虽然也是十分微弱。

这里,山风停止了吹拂,茅草停止了摇曳。

在尽头,王戥终于发现了审讯员。但是她...被一根根钢钉牢牢地钉在了十字架上...

更令人发毛的是,审讯员的皮肤变成了石苍黑色。

“你怎么...”审讯员睁开了眼盯着王戥,似乎要张开血盆大口扑向他,把他吃得一根骨头也不剩。她正挣扎着。

自与上级汇报到现在找到她只用了7分钟而已,怎么会这样...王戥的汗毛像吸铁石吸引的竖着的钢针一样。

狱警中...根本就没有姓顾的!

——————

一缕风吹过他的头发,

“你好啊,同志。”王戥身后传来了诡异笑声。

转身、后跳、扣动扳机!

每一个动作都展现着他的老练与敏捷。

一枪——子弹竟径直的从那个人身体中穿了过去。 两枪、三枪!连同射向头部的第四枪——无济于事...都死死地打在了厚实的墙壁上。

王戥拿着枪的手颤抖着,呼哧——呼哧——左手扶着墙大口大口喘息着,剥落了大片墙皮,看着眼前的家伙,神情越发恍惚。

人影缓慢转过身看着墙上的枪眼...沉默了几许...鸦雀无声,偶尔可以听见王戥吞咽口水的声音。

“欸呀呀,”她扶着额头“有你这样打招呼的吗?”把右手摆向了一边“看看十字架上的家伙,”她指着“再看看我”弯曲手臂托着自己“你 不怕么?”

人影在灯的突然闪烁下清晰了起来。王戥瞳孔一缩,打出去了一颗子弹。看不到白烟。

王戥签了协议,虽然不知道内容是什么,但是他知道不完成就会死,他的直觉告诉他,他的目标就是眼前这个家伙。如果跑了,不死在这里也会死在外面。

“你好,我叫顾崔。”人影咧开嘴,自顾自地自我介绍。

王戥把放在墙上的手收了回来,看着自己的腿。苦笑着。

“顾崔?一个66年前的死人?哈哈————”他的身体颤抖着,虽然不甘愿相信,但是他听前辈说过,顾崔已经...

“一个杀了自己所有同伴给外敌当孙子的叛徒?”顾崔没有理会,看着十字架。

此时,王戥的左手边是十字架,面前是顾崔。一缕风划过顾崔的头发,被向右吹动。

十字架上的审讯员瑟缩着,闭上眼睛深呼吸着“不...不是...不是这样的...”她的身体痉挛着。

但她的声音很快被压了下去,“你都死了还来干什么!”王戥红着眼,眼白内的毛细血管充血膨胀。

听他的前辈说,他的爷爷就死于顾崔之手,被剖出了心脏,踩在脚下。

顾崔束着手,斜着眼看他,深吸一口气“随你怎么说...但今天...”

碰——没等她说完,王戥迅速抬起手将弹夹最后一颗子弹射向了他撞进来的油桶。

噗——油桶上被子弹射穿的孔中传出水流的声音。散发着浓重的酸味...

“蠢货...一牢室哪来的水桶...”

狱警彻底绝望,倚靠在墙根,低着头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捶着腿,除了不伸舌头,此时的他和一条败走之犬毫无二差。

顾崔一步一步向王戥靠近。“王戥,看着我。”顾崔走到了他的面前,蹲下了身。想要托起王戥的脸,却抓了个空,整只手都从他的头中穿了过去。顾崔看着自己的虚无...

“是啊,我他妈是鬼啊!”顾崔不知道为什么,嘶吼着,撕心裂肺。

“我是鬼!我是鬼!我是鬼!我是.....鬼.啊...啊...”王戥面前的“鬼”莫名其妙地抽泣了起来。

“我死了....死了....”

王戥却觉得她的气息非常的熟悉,抬起了手,不由自主地伸向了顾崔。

——————

“....?”顾崔看着王戥“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

一股风突然闯了进来,摇动着白色电灯。电灯在风的摇动下达到了其力所能及的最大亮度,要将屋内每一处照亮一般...

王戥因此终于看到了顾崔的脸...那本应该是在校园上学的十六七的孩子...皮肤白得令人生寒...

王戥看着她,“你不是顾崔...你....”掏出左裤兜留下的第四颗子弹,没有装弹,而是用弹夹硬生生怼了进去上了膛。

————

顾崔的脸上挂着难言的笑“以为你不会认出来,没想到。呼—— 我不大喜欢我的同志拿着枪是对着自己人,或者是对着自己的脑子。”

她抬起身子面向十字架。一个响指,响彻整个屋子,她节骨分明的纤长手指暴露出来。“1703 实体化。”如低吟。

突然不知从何处冒出来个黑漆漆的大家伙,如蛇一般,缠绕到王戥的手臂上将他手中的枪折断,子弹掉了出来,砸落在地面上清脆作响。空气中弥漫着臭氧的味道。

几根长钉刺破空气,声音尖锐地令人耳朵生疼。直直刺入了王戥的腿。“我的腿!”骨折的地方被移动的钢钉正了骨,钢钉穿透坚硬地板直入地基。血液流淌着。

“我被你打断的是,我要再杀个人,但指的不是你。”王戥看着一点点接近十字架的背影。前倾着身体“不...不!”王戥不顾扎透双腿的钢针的存在。“不?”顾崔看着这样的他,毛了。紧垂着的手青筋暴起。

“1703”王戥的手臂被盘绕在其上的1703释放钢针穿透了,被钉在墙上,就和十字架上的审讯员一样。

“我确确实实是你的上级,你在要求谁?你明明知道我顾崔是恶人,我把他们活活剖开,把他们手臂上的静脉挑出来,把壁虎、蝎子、蜘蛛、水蛭、蟑螂融在浓硫酸里,给他们静脉注射。把他们皮扒了,片了肉,烩菜吃,撒上孜然面,孜然粉,放到油锅,口感奇绝!入口即化!鲜爽弹牙!那味道仿佛包含了人间所有的喜怒哀乐!”

王戥看着顾崔发自内心地感慨,一句话也没说。

啪嗒——啪嗒——顾崔仍在前进着。

“停下!”啪嗒..啪嗒..“停下!沛方!”啪嗒.啪嗒.“你他妈停下啊!沛方——”豆大的眼泪砸落在地上。嘶吼着,将附近的飞禽全部吓跑了。

“沛方早死了...”她嘀咕着。看着十字架上的张淆,暗暗发抖。在十字架上的张淆血管已经发出明亮的金光。

“1703,破伤风。”王戥被注射了破伤风疫苗,错开神经扎在了腿部肌肉上。

“你知道传说中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是谁吗?”她将双手举过了头顶,抬起头看着两手之间。“是耶稣。”扭过头看着王戥“今天我作为13号叛徒——犹大为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升华灵魂,不过分吧。”

王戥刚要张嘴“1703,红茶。”没等自己动就被撬开了,灌了大口红茶进去。昏昏欲睡。王戥死死撑着,发不出声音,只能运用肌肉紧绷神经,让自己不要睡过去。

“你若执意要看——1703,执行!”

吼——似狼厮斗时一般的声音,伴着灯摇动的光亮,银白色的钢针从张淆的太阳穴贯穿了整个大脑,仍没有停下飞快地撞向墙壁捅出一个大坑!

与此同时,张淆的身体没有了异样,顾崔也消失了。不过1703却还在,它盘绕在张淆的头部,忽地改变嘴里的尖牙角度,从张淆的太阳穴注入着什么...

版权声明 :

若文中无特殊说明,则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幻沙 所有。
所有原创文章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您可以自由的转载和修改,但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并且不可用于商业目的。

本文链接:

https://crash-logs.cn/wrong/crash-2021-01-20_112-client.txt
1 + 3 =
2 评论
    阳光Chrome 81Android
    2月7日 回复

    现在还更新吗?

      EicyChrome 86Windows 10
      2月7日 回复

      @阳光 下一集的剧透都有了